门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门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育婴师带孩子家长消失续孩子母亲涉嫌诈骗《新闻》

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1:42:13 阅读: 来源:门禁机厂家

­  新闻回放

­  长春一大一小两个宝宝,被父母雇的两个育婴师(孙女士和张女士)照顾着,住在宾馆里。起初两个宝宝的父母也住在宾馆,声称家中在装修,怕孩子受甲醛影响,所以一直未带育婴师到家中去。

­  事情的大致进展如下:

­  3月末 育婴师孙女士被家政公司派到雇主家(宾馆)照顾小宝

­  5月6日 育婴师张女士通过家政公司来宾馆照顾大宝

­  6月6日雇主借口去取工资,退房消失了

­  6月8日 孩子母亲来电说孩子姥姥去世了,晚几天回来

­  6月10日、13日 孩子母亲来电,让育婴师再等几天

­  6月25日 孩子母亲露面,给了张女士4000元工资后消失

­  7月26日 两位育婴师带着宝宝被迫离开宾馆,并报警

­  7月28日 读者通过记者,给孩子送去了奶粉和一些日用品

­  7月29日 两位育婴师将两个宝宝送到了长春市儿童福利院

­  新文化讯(记者 石竹 实习生 石天慧 高若辰 马玉轩)孩子已经安稳,可大人还不知在哪儿。“我们现在已经分开了,我在我朋友这,等着维权。”7月30日,张女士的情绪除了离开宝宝后的一丝低落,更多的还是有些气愤。“工作这么久,没得到一分钱,我还错了吗?”张女士说,她作为家政公司的员工,并未得到召回通知。现在出事了,还是希望家政公司能够负起责任,将她的工资支付。不过,30日张女士再一次与家政公司沟通未果,她得到的回答是,对方已准备与她们对簿公堂。

­  家政

­  育婴师说雇主好

­  才又派人去的

­  30日上午,长春市康士泰家政服务公司的一名杨姓女士联系了新文化记者,表示确实已经找好了律师,准备为家政公司维权。

­  杨女士:我们其实一直在全力帮她们找雇主,公司并不是对员工不理不睬,在这件事上,育婴师是受害人,我们家政也是受害人。她们说要维权,我们也要维权。

­  在这件事中,有几个细节是以前未透露的。首先,先被派去的是孙女士,孙女士去了好几个月,一直也没有透露雇主不给她开工资的事情,一直都说雇主对她非常好,又买衣服、鞋又买吃的,我们才放心将张女士再派去。

­  其次,孙女士好像还借给雇主3万块钱,指着雇主给她家孩子找工作。员工与雇主间有经济纠纷,才会故意隐瞒实情,导致公司出现不知情的情况。

­  最后,张女士在去之前,我们就告诉她合同要到期了,她还是愿意去,后来召回她,她也没回来。

­  孙女士和张女士在此事中都有责任,所以,家政公司不应该承担这一部分费用。即便如此,我们也一直在管,没有说就不管了,第一天她们报警,还是我们经理带着去的。即便是与育婴师打官司,我们还是会继续寻找孩子的父母。

­  育婴师

­  借给雇主钱的事

­  子虚乌有

­  随后,新文化记者又分别联系了张女士和孙女士两人。

­  张女士:家政的经理没有告诉我合同要到期的事。如果跟我说的话,我不可能去啊,我也不差这点。此外,家政也没有召回我们,还是我自己发现不对联系的经理。

­  苏洪冰和周立魁两人声称自己都开100多万的豪车,但我几次看到两人出行均打车,出手也并不阔气,所以猜测两人一直在隐瞒真实情况。

­  我说有问题,我经理说那就开了这月工资就赶紧回来吧。结果没等到开全工资,俩人就不见了。

­  孙女士:我也并没向公司夸赞过雇主。我来之后没几天,就来过一个保姆,5月6号那天保姆家里孩子好像出事儿了,非要走,苏洪冰就给她结账了,然后给申经理打电话,让再派一个人过来,然后公司就派的小张来的。

­  我在6月6日前,从未接到家政的电话,更没有主动打给家政夸赞雇主,而对于借钱给雇主一说,完全是瞎说,没有的事儿,我没借钱给他们。他们给我打钱也是有短信提醒的,都是有数的。如果需要,我可以调取各种单据,来证明我的说法。

­  家政

­  苏洪冰身负刑罚

­  目前是监外执行

­  家政公司的杨女士向新文化记者透露,聘请的律师了解到苏洪冰的一些事情,令人有些惊诧。“律师告诉我,苏洪冰是一个判刑11年的诈骗犯,现在是监外执行。”杨女士说,苏洪冰生产的日期是2015年12月30日,正是判刑期间,因为是处于哺乳期,所以才允许监外执行,而监外执行的期限是一年半。“她这个案子是南关区法院判的,我也看到了判决书,另外,昨天我和我们律师也去查证了一下,确实是这么一个情况。”杨女士称,家政公司一直没有放弃寻找孩子的父母。

­  知情人

­  苏洪冰诈骗的

­  是她外公

­  30日下午,经新文化记者多方查探,得到一名知情者透露,证实苏洪冰确实涉嫌一宗诈骗案,涉案金额高达179万元。而让人最难以置信的是,被诈骗的一方,竟然是她的外公。

­  “是南关区出警,南关法院审判的,我没看到判决书,不清楚她现在到底是不是监外执行,但她肯定是涉案人员。另外还有一名男子,姓董,被判了5年。”知情人透露,苏洪冰名下还有一个孩子,也姓董,猜测涉案人员董某是苏洪冰的前夫。另外,知情人还透露,苏洪冰的户口与父母在一起,住址在绿园区城西镇政府宿舍楼。如果苏洪冰是监外执行,很有可能对其管控的派出所就是城西派出所。

­  随后,记者按照知情者透露的地址,赶往城西镇政府宿舍楼,找到知情者所说的那一户。4点左右,一名男子开了门,表示自己已经住在此处六七年,但并不姓苏,至于上一任房主是否姓苏,自己并不知情,并称楼下也是同一个户主的房屋,可以向楼下再求证。记者多次敲击楼下住户的门窗,均无人应答。

­  4点30分左右,记者又赶到城西派出所,对事情进行核实。城西派出所的民警表示,基本信息都与知情者透露的相符,住处登记时间是在2013年,但在系统中看不到苏洪冰的现在的状态。即便苏洪冰是监外执行,城西派出所也不是其管控单位。“周一去法院查一下,可能当时判的时候有其他住处,辖区派出所才能看到。”民警建议,从法院处才能了解到最全面的信息。

口袋之旅

混乱封神汉风版

大圣传说手游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