门禁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门禁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性奴训练营03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8:48:51 阅读: 来源:门禁机厂家

从高雅美妇到淫贱性奴

第三章

大威侧对着捆绑丁梅的椅子,背着手站在肖雅面前,这样丁梅就可以清清楚

楚的看见他接下来要做些什么。

「跪下!」大威的声音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慑力。

肖雅浑身一颤,顺从地双膝一弯,跪倒在大威面前,低着头,肩膀抽动着,

无声地哭泣……

大威骂道:「你妈个逼的,嚎什么嚎?老子的兴致都让你嚎没了!」抬腿就

是一脚,正踹在肖雅肩膀上,哎呀一声,仰面翻倒在地。

「给老子爬起来,跪好!」大威大喝一声。

肖雅刚挣扎着半坐起身子,旁边高小飞嫌她动作慢了,正愁找不到在老大面

前表现的机会,此时一个箭步窜过去,一手薅住她头发,抡起巴掌,左右开弓一

连狠抽了十几个耳光,边抽边骂:「骚货,我哥让你跪好了,你耳朵里塞了鸡巴

毛啦?没有听见吗?!」

这十几个耳光登时把肖雅白嫩的脸颊抽的红肿起来。

「别……别打了……」肖雅一边躲闪一边哭泣着哀求:「……求求你……别

打了……呜呜……」

王磊和高小飞是一对最佳拍档,此时也窜过来踹了肖雅一脚,狐假虎威地喝

道:「想不挨打就乖乖听话!跪直了!挺胸!抬头!」

肖雅被打怕了,强忍住哭泣,按照王磊的要求跪直了身子。

大威点点头,对高小飞和王磊微微表示赞许。他从老赖手里接过那根竹板,

一下一下地敲打着自己左手手心,慢悠悠地围着肖雅转了一圈。

肖雅不知大威到底想干什么,心里发毛,紧张地盯着他拿竹板的手,却又不

敢乱动,也不敢问,身子在微微颤抖着……

大威停住脚步,用竹板挑起她的下巴,一字一顿的说道:「你,愿意听我的

话吗?」

「……愿意……」肖雅颤抖着声音回答。

大威嗯了一声:「从现在开始,我的每一句话,对你都是命令,必须无条件

服从,你明白吗?」

「………我……明白…………」泪水在肖雅眼眶里打转,却不敢哭出来。

大威继续说道:「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们的一条骚母狗,你的任务,就是

让哥几个随便玩,随便操,你明白吗?」

「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明白……」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,肖雅深深低下头去,

忍不住抽泣出声来……

大威手里的竹猛然板抡了起来,呼啸着抽在肖雅的左侧乳房上,啪的一声脆

响,肖雅惨叫一声,一头栽倒在地,捂住被打的乳房,疼的满地打滚……

大威跨前一步,薅住她的秀发一下就把她拎了起来,竹板呼啸着落在她饱满

的另一侧乳房上……

肖雅疼痛难忍,两手拼命护住前胸,哭叫着哀求:「………别打了……别打

了……我听话,我听话…………」

大威喝道:「手下去!跪好喽!挺胸!抬头!」

肖雅此刻彻底明白了,自己落在这群魔鬼手里,除了乖乖听话,真的是一点

反抗能力都没有了…………

她咬牙忍痛,按照大威的要求,重新跪好了身子,再也不敢低头,更不敢哭

泣了……

大威满意地点点头,继续进行言语调教:「记住了,我再问你问题的时候,

回答的时候,吐字要清楚,语音要甜美,就好像学生回答老师的提问一样,明白

了吗?」

肖雅紧张地盯着大威手里的竹板,生怕它会呼啸着再次抽打下来,同时快速

的答道:「明白了!」

大威非常满意,微笑着用竹板挑起她下巴:「很好!很好!以后就这样回答

就对了,这样就不会挨打了,否则的话……嘿嘿…………」说着威吓性地将竹板

虚空一挥,发出一声尖啸,同时问道:「明白了吗?!」

肖雅立刻答道:「明白!」

大威点点头,继续说道:「现在,咱们复习一下刚才的提问:你,愿意听我

的话吗?」

「愿意!」肖雅大声回答。

「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们的一条骚母狗,你明白吗?」

「明白!」

大威继续追问:「骚母狗每天的任务是什么?」

肖雅略微停顿了一下,随即大声回答:「随便玩,随便操!」

大威立刻接着问道:「让谁随便玩,让谁随便操?」

「让……让主人随便玩,让主人随便操……」

大威嘿嘿嘿一阵奸笑:「你跟我叫什么?」

肖雅有些心虚,以为自己回答错了:「……叫主人啊……」

大威微微摇了摇头:「可是,我不想让你跟我叫主人……」

「……那……叫什么?……」肖雅猜不透大威的意图,试探着问道。

大威蹲下身子,与肖雅脸对着脸,伸出手来托起她下巴,仔细端详着她美丽

白嫩的脸颊,然后一字一顿的说道:「从今以后,你既是我们大家的骚母狗,也

是我的性奴女儿,所以,你要跟我叫爸爸…………」

肖雅万万没想到,大威会提出这样一个变态的要求。大威看上去也就三十来

岁,而自己也已经二十六岁了,一个二十六岁的熟女,跟一个只比自己大三四岁

的男人叫爸爸,而且,自己的婆婆丁梅就在面前,现在,要她当着婆婆的面,自

己跪在地上,跟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叫爸爸,婆婆心里接受的了吗?会不会羞愧

的连死的心都有啊……

被男人强奸,是对身体的凌辱,而跟与自己年龄相差无几的男人叫爸爸,则

是精神上的羞辱,有时候,精神上的羞辱,比肉体上的折磨更加难以接受……

肖雅身子微微颤抖着,脸色因羞辱而泛红,仿佛要滴出血来…………

大威继续托着她的下巴,语气异常坚定的说道:「看着我…………乖………

…只要你听话,我绝不会打你…………来,别害羞,看着我……叫——爸—爸…

………」

「不要叫……不要啊……」一旁的丁梅凄厉的尖叫起来:「……肖雅,不能

叫啊……你们……你们这群畜生啊………」

大威头也不回,反手就是一板抽了过去,随着丁梅的一声惨叫,后半句话硬

生生被憋了回去。

大威继续面对着肖雅说道:「乖,别理那只老狗,一会再收拾她!……来,

叫——爸—爸!」

屈辱的泪水再次溢满眼眶,肖雅强忍着才没有哽咽出声来,嘴唇翕动了几下,

艰难地吐出两个字:「……爸……爸…………」

大威微微点头表示赞许:「乖……,真听话,老爸爱死你了,来,再叫一声,

声音大一点,来,叫爸—爸…………」

屈辱的泪水小溪般滚滚而下,流过脸颊,流进嘴里。肖雅嘴唇翕动着,哽咽

着提高了声调:「……爸—爸……」

「叫亲爸爸!」大威加重了语气,脸色森严如铁。

「……亲爸爸……」

「再叫一声,大点声!」大威暴喝。

「……亲爸爸!……」

大威脸色和缓下来,摸了摸肖雅的脸颊,夸奖道:「真乖!从今以后要一直

这样称呼我,说话的时候要先叫爸爸,然后要自称女儿,明白了吗?如果不听话,

哼哼……」说着大威恐吓地一挥竹板,带起一缕尖风:「记住了吗?!」

「记住了……」

大威猛一瞪眼,突然狠狠一板抽在肖雅乳房上:「没记性的贱货,知道为什

么打你吗?」

肖雅疼的脸都变形了,拼命护住胸口,连声叫道:「……爸爸别打了……别

打了……爸爸……女儿知道错了……」

大威又是狠狠一板抽在肖雅手上,骂道:「错在哪了?!」

肖雅疼的呜呜哭泣,急忙答道:「……女儿刚才说话的时候,没有先叫爸爸

……」

大威哼了一声:「真是不打不长记性!!以后再记不住,那条老狗就是你的

兴下场,明白吗?!」

肖雅实在被打怕了,颤抖着答道:「……女儿都记住了,爸爸别打了……」

大威满意地转过身来面对着丁梅,得意洋洋的说道:「老母狗,看见了吗?

你儿媳妇多乖呀,这样吧,你也跪下来叫我一声爸爸,我也收了你做我的女儿,

以后你们俩人就不再是婆媳,而是姐妹关系了,怎么样?」

丁梅呸地啐了一口,声嘶力竭地骂道:「畜生,你快点杀了我!……」

大威不怒反笑:「哟嗬,老母狗挺有骨气啊,我喜欢!」

老赖这时候凑过来说道:「老大,把这老母狗交给我吧,我自然有办法把她

收拾的服服帖帖的!」

大威点点头:「嗯,就交给你啦!」

老赖转身冲着胖虎一摆手:「去,把我那套东西拿过来!」

胖虎答应一声,不一会提来一个小箱子。老赖把箱子打开,首先取出一个特

大号的玻璃针管,足足有茶杯那么粗,将近二十厘米长,顶端的针头闪烁着寒光,

显然是锋锐无比。

高小飞和王磊刚刚加入,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,两个家伙一块凑过来看,不

知道老赖接下来要玩什么花样。

就见老赖随后又取出一粉一白两瓶不同颜色的药剂,还有两大瓶透明溶液一

类的液体。老赖先把针头刺进粉色的药液中,吸出一定的容量,然后再把粉色药

液注射进一个装满透明溶液的瓶子里。随后又依法炮制,把白色药液吸出一定容

量,注射进另外一个装满透明溶液的瓶子里。

老赖把两大瓶配好的溶液分别摇晃均匀,就再次把特大号注射器的针头刺进

溶解了粉色药液的大瓶子里,吸了半管粉色溶液,针筒上的刻度显示的是二百毫

升。

老赖举着针管,不怀好意地狞笑着,一步一步向丁梅走来……

丁梅徒劳地扭动着身躯,惊恐地尖叫:「你要干什么?!……」

老赖故意把锋利的针尖直送到丁梅眼前,奸笑道:「知道这里边是什么吗?

嘿嘿,告诉你吧,这可是好东西呀,这是养殖场里专用的,是专门给母猪母驴催

情用的!知道它有多大的威力吗?寻常的良家妇女贞洁烈妇,只要注射半支的剂

量,就会欲火焚身,不能自控!堂堂的中心医院的丁护士长,自然跟普通的女人

不同,所以我足足给你增加了三倍的剂量,你就等着好好的享受吧,嘿嘿……」

丁梅目眦尽裂,拼命的挣扎,声嘶力竭的尖叫:「……畜生!畜生!……你

快点杀了我……」

老赖却仿佛没有听见,自顾自说道:「……还有,看见那瓶白色的溶液了吗?

那也是特意为你准备的哟……」说着拿起那个瓶子在丁梅眼前一晃:「这是一种

强力催乳剂,是专门给养殖场里的母牛准备的,待会我把这种催乳剂也给丁护士

长注射进去,二十四小时以后,你的乳房机能就会被彻底激发出来,就会像奶牛

一样,源源不断地产出鲜奶,到时候,咱们高贵优雅的丁护士长,就会变成一头

发情的母牛啦,真是想想都觉得刺激啊……哦对了,差点忘了告诉你了,我也给

你准备了三倍的剂量,不然我们哥几个恐怕不够喝呢……嘿嘿……」

说罢老赖招呼刘东:「快过来帮忙!」

刘东答应一声,转到捆绑丁梅的椅子背后,一只脚蹬在椅子后下方的一根横

木上,然后双手抓住丁梅头顶上的头发,用力向后拉。丁梅拼死挣扎,连声咒骂,

被拉扯的头向后仰,变成了仰脸朝天的姿态,除了嘴里继续发出含糊的咒骂声,

根本无法动弹。这一来,她胸前那一对红肿饱满的乳房就显得更加突出了。

老赖张开手掌,按在她左侧乳房上,红褐色的乳头恰好从老赖张开的虎口中

间露出来。老赖虎口微微合拢,夹住乳头,右手拿着针筒,将针尖对准乳头中间

的泌奶孔,缓慢而用力地刺了进去……

丁梅惨叫一声,全身不由自主的绷紧,胸部似乎想尽力后缩,但是她全身被

制,分毫动弹不得。老赖继续缓慢的将针头往深处刺入,直到两寸多长的针头全

部没入丁梅的乳头里……

老赖停留了片刻,深吸一口气,左手握住针筒,右手手掌心抵住针筒活塞,

开始缓缓推进……

女人的乳房内部,是无数的乳腺小叶,以及四通八达的输乳管,锋利的针头

顺着输乳管一直刺入乳房最深处,随着针筒活塞的压力,二百毫升溶剂源源不断

地注射进来,然后再顺着许多细小的腺管灌注到各个腺泡之中……

老赖把针筒活塞推到了最底处,二百毫升溶液全部灌注了进去,丁梅的左乳

明显的鼓胀了起来……

注射完左乳,老赖再吸了二百毫升粉色溶液,从丁梅的右乳乳头注射了进去。

整个注射过程中,丁梅一直在杀猪一般的惨叫呼痛,浑身再次被汗水湿透了。

然而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,刚刚注射的只是畜用催情剂,还有满满一瓶白色

的催乳溶剂,也要分别注射进她的左右双乳中去。

老赖显得很有经验,注射催乳剂的时候,一边缓慢推进活塞,一边用左手握

在乳房上用力揉捏,用意是为了让两种溶液能快速融合,快速被吸收。

终于全部注射完毕了。丁梅的两只乳房里分别被强行注射进去了二百毫升催

情剂和二百毫升催乳剂,由于短时间内不能被吸收,两只乳房鼓胀的好似两只灌

满水的皮球,好像随时都会爆裂开来一样……

然而劫难并没有到此结束,老赖又拿出了大大小小好几个药瓶,从每个药瓶

里分别倒出几粒药片,足足有一小把。

刘东忍不住问道:「这又是什么药?怎么这么多种?」

老赖得意的说道:「不懂了吧?嘿嘿,这可都是俺老赖的致胜法宝啊……你

看这种白药片,是给母狗专用的,这种黄药片,是给母猪专用的,还有这种胶囊,

是给母驴专用的……这几种药外表看起来不一样,其实功效都只有一个,就是激

活家畜的卵巢功能,促使卵巢排卵,增加受孕率……这贱母狗已经五十多岁了,

看她的身体状况,应该还有生育能力,我现在把这几种药,加倍加量的一块让她

吃下去,一下子就把她即将休眠的卵巢功能给激活了,然后我再随时增减药量,

很快就会把这贱母狗的生育功能调整到最佳状态……」

刘东顿时兴奋起来,两眼放光:「到那时候,咱们再操这贱母狗的时候,她

是不是就会怀孕啊?」

老赖更加得意了:「那是肯定的!你想啊,这老狗的生育功能完全激发出来

以后,骚逼里和子宫里都灌满了咱哥几个的精液,想不怀孕都难啊!」

刘东追问:「那怎么才能知道怀的是谁的孩子?」

老赖哈哈大笑:「这个就不好说了,有可能是你的,有可能是胖虎的,还有

可能是这新来的两个小兄弟的,要想知道到底是谁的,只有生下来以后看长得像

谁啦……」

刘东兴奋的直搓手:「太好了,让这老狗给咱们一人生一个!」

老赖忽然邪恶地呲牙一笑:「还有一种可能——谁的都不是!既不是你的,

也不是我的……」

刘东不解的问道:「哦?什么意思?」

老赖笑得更加邪恶了,一晃手里的几个药瓶:「看见了吗?我给这老狗用的

这些药,都是畜用的!一则是为了药性强、见效快,再则,我是想做一个实验…

…嘿嘿……」

刘东忍不住追问:「什么实验?」

老赖说道:「从生理学上来讲,人的卵子,是不能跟家畜的精子结合的,这

种现象叫『生殖隔离』。可是,这种说法都是书本上讲的,我总想着挑战一把,

看看书上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。所以,我给这老狗用的催情剂和催乳剂,都是畜

用的,而且同时用上好几种,为的就是让这老狗的生殖系统从发情到排卵都更接

近家畜,这样一旦遇到猪的狗的或者驴的精液,受孕的成功几率可能就会大很多

……最重要的一点是,狗的鸡巴和驴的鸡巴都比人的鸡巴长,可以直接插进这老

狗的子宫里射精,你想想看,到时候会是一种什么结果啊……嘿嘿……」

刘东兴奋的摩拳擦掌:「卧槽,老赖你真他妈太会玩了,兄弟我服了!」

武侠英雄手机版

梦幻千年下载

少女战争

怪兽纪元

相关阅读